第一書記的扶貧答卷
2020-08-21 10:48:00  來源:江南時報  作者:徐向林 吳江  
1
聽新聞


又是一個不眠之夜。

2018年8月20日,時針指向凌晨3點。江蘇省濱海縣政府三樓會議室燈火通明,一場關于脫貧攻堅的論證正激烈展開——

“安裝光伏設備會不會影響廠房結構及承重力?屋頂周期維修、后期的維護誰來負責?”鹽城矽潤公司總經理薛敬偉發出一連串的疑問,讓正在交頭接耳討論的參會者凝起了神。

會場安靜下來,大家的目光齊齊轉向國網江蘇省電力有限公司派駐到濱海縣通榆鎮舀港村的駐村第一書記李衛東。

這次會議從下午3點就開始了。李衛東已經對陽光扶貧項目的可行性、技術的可操作性、正常運行的收益及后期的維護等方面作了詳細的講解。薛敬偉拋出的問題,其實,李衛東已經給出了明明白白的答案。

利用“國網陽光扶貧——蘇電對口幫扶光伏發電公益項目”捐贈的600萬元資金,矽潤公司在廠房屋頂建設光伏發電站,采用自發自用、余量上網模式。電費收益三方分配,即:一部分用于企業屋頂租金,一部分留作運營維護,剩余部分由企業按月解繳給縣財政扶貧專用賬戶,再匹配給濱海縣的8個省定經濟薄弱村和建檔立卡貧困戶。誰都看得出來,這個項目既綠色環保又節約能源,既功在當下又利在長遠。但圍繞該項目如何落地,江蘇省委駐濱海縣幫扶工作組與濱海縣委縣政府已牽頭召開了6次討論會。好幾次,會議都開了通宵,可企業和8個村的村委會都對該項目不太熱心。

舀港村黨總支書記蒯治君常跟李衛東念叨:“群眾覺得靠光伏扶貧脫貧太慢了,恨不得有個好辦法能一夜脫貧。”有村干部給李衛東建議:“把錢爭取下來,幾個經濟薄弱村分,還掉村集體的債務,余錢分給貧困戶,大伙兒的收入也上來了,你的扶貧任務也就輕輕松松完成了。”“錢分了,以后的收入咋保證?”李衛東問。村干部答:“走到哪個山頭說哪句話唄。”“那可不行,刮一陣風的事情,堅決不能干!”李衛東一口否決。

“不能怪村干部急于求成,也不能說他們沒眼光。”李衛東理解舀港村人的想法。2018年5月8日,作為舀港村駐村第一書記,李衛東上崗。駐村后,他摸了摸“家底”,嚇了一跳:至2017年年底,舀港村村集體負債69萬元,全村建檔立卡貧困戶共77戶224人,村人均年收入3500元左右,最低的只有2200元。“家底摸清后我也著急,真想擼起袖子在舀港村給挖個金礦出來。”李衛東笑道。

“挖金礦”當然只是李衛東的調侃。他在國網江蘇電力扶貧辦的幫助下,爭取到了陽光扶貧項目。他自己算了個時間賬,從項目立項到產生收益,要有一年多時間。周期長,村干部和村民不愿意可以理解。但這個光伏發電項目明明能給企業減少電費支出且帶來租金收入,企業為什么也不樂意呢?

陽光扶貧項目推不下去,李衛東著急上火。那段時間,他幾乎天天夜里失眠。有時,累了一天剛躺下,腦子里就不由自主地冒出這個問題,他就再也躺不住了,猛地一下爬起來,走出宿舍,到外面走一走。鄉村的田野里,蛙鳴陣陣,水稻正在抽穗,幾只螢火蟲在他眼前飛舞。清涼的夏風一吹,他的倦意、睡意全跑了……

那天會上,做事向來風風火火的李衛東真想“放一炮”。然而,坐在他身邊的蒯治君用胳膊肘捅捅他,悄聲說:“薛總不是沒聽懂,是怕擔責?”

擔責?這話讓李衛東猛然警醒。是啊,光伏發電站安裝在矽潤公司,合同一簽就是20年。這20年間,這家公司得月月與縣財政結算,中途要是廠房改建或是實施轉產項目,都會給企業帶來不便。看來,薛敬偉就是怕被“扶貧責任狀”套牢,所以找出各種借口推托。

李衛東原先想不明白的問題,一下子想通了。他知道薛敬偉愛面子,不能當面戳破他的心思。李衛東腦子一轉,喝了口水,清了清已經啞了的嗓子說:“薛總,貴公司有1萬多平方米的屋頂面積,符合安裝光伏板的條件,按市場標準結算租賃費,一年租金4.5萬元,20年就是90萬元……”“20年才90萬,這點錢我不在乎。”薛敬偉不客氣地打斷了他的話。

李衛東不急,盯著他繼續說:“據我所知,貴公司是自供電企業,目前還是單電源供電,每年遇到雷電、暴雨等惡劣天氣原因導致停電,會造成近百萬元的損失吧?”“這個……算是吧。”薛敬偉回答得含糊。“我們可以向上級供電公司爭取項目,再架設一條供電線路,給你們企業所在的信息園區提供雙電源供電。”賬一算,薛敬偉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你們供電公司這么誠心,我也是個熱心腸的人,裝光伏的事我同意,別說20年,40年的扶貧責任我們也擔。”

聽到這話,李衛東松了口氣。

爭取這筆資金落地有多不易,李衛東沒有跟任何人說起過。

他多次到國網江蘇電力匯報,數十次到縣里找有關部門協調。老是要去跑,人不常在村里出現,還引起了部分村民的誤會:“我們村來的第一書記,整天看不到人,估計是下來掛名的吧。”

直到2019年2月22日,李衛東拿回了由江蘇省委駐濱海縣幫扶工作組、濱海縣扶貧辦、縣財政局聯合印發的紅頭文件《關于下達2019年度光伏扶貧公益項目(一期)計劃的通知》,村民才明白,李衛東一直忙著爭取資金和政策呢。

有了好政策,還要向村干部和村民解讀好。通過村干部會議、黨員大會、村民代表會,李衛東不厭其煩地解讀:國家電網公司捐贈的600萬元按貧困情況匹配給村集體,用于入股投資建設光伏發電站。其中,通榆鎮舀港村、蔡橋鎮木港村各105萬元,東坎街道沙浦村、界牌鎮陸集村等6個經濟薄弱村各65萬元。

“105萬,不少啊,啥時到賬?”通常,李衛東解讀到這里,話就會被打斷。

李衛東耐心地解釋:“這些錢不是直接打到村里,而是由各村用作股金,憑股金比例享受利益分紅。”盡管李衛東費盡口舌,部分村民還是不能理解,失望的表情寫在了臉上。各種怪話也不時飄到李衛東的耳朵里。索性,李衛東不解釋了。“盡快讓村民看到真金白銀的收益,就是最好的解釋。”行動與結果,是對民之所盼的最佳“答卷”。

不久,在李衛東的多方協調和積極推動下,濱海縣蘇電綠色能源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了。這個公司的股東就是包括舀港村在內的8個經濟薄弱村。按照公司法規定,李衛東牽頭起草了企業章程,詳細約定了董事會的組成、職權和議事規則、企業利潤分配辦法等。

為加強發電收益分配管理,在李衛東的倡導下,江蘇省委駐濱海縣幫扶工作組、濱海縣扶貧辦先后召開3次會議,討論出臺了《濱海縣國網陽光扶貧——蘇電對口幫扶光伏扶貧電站收益結算分配管理辦法》,明確了電費結算、電費回收、電站維護等各方的職責、責任及監管措施。

完成了前期準備工作,李衛東又轉戰項目建設主戰場:2019年6月,施工材料全部到位;9月12日,施工隊進場施工;11月29日,光伏電站并網發電。

從立項到并網發電,項目建設歷時一年零三個月。那段時間,李衛東四處奔波,風塵仆仆。村民常常看到他不分早晚地忙。有時一接到電話,李衛東說聲“我現在就去”,然后就立馬出發,毫不拖延。

2019年10月,正是施工期間,李衛東的父親在晨練中突然昏厥,被送至醫院。醫生診斷,老人必須安裝心臟起搏器。妻子打電話給李衛東,讓他回來照顧老父親。當時,李衛東正在施工現場忙著,為難地說:“我恐怕、恐怕……脫不開身。”“那可是你父親,你看著辦!”妻子生氣地掛了電話。

李衛東心如刀絞,怎么辦?回去吧,施工現場各種“疑難雜癥”等著他協調解決;不回去吧,對父親怎么交代?前思后想,他給妻子拍發了施工現場的視頻,什么話也沒說。過了好一會兒,妻子才回復了一行字:你忙你的吧,這邊的事我來安排。看到這行字,李衛東才稍稍心安。

項目落地收益,需要一個較長的周期,而全民奔小康卻等不得、慢不得。駐村期間,李衛東一邊忙于光伏項目建設,一邊還忙著結對幫扶。

第一書記,結的當然是“窮親戚”。舀港村四組的程玉菊成為李衛東到村后結的第一個“窮親戚”。2016年,程玉菊的兒子小蔡查出了腎病綜合征,2017年轉變為尿毒癥,每年醫療費自費部分須支出3萬多元。這筆醫藥費讓這個家庭不堪重負。

結下這個“窮親戚”后,李衛東多次前往縣文教、衛生部門爭取扶持政策,自己則全額資助小蔡的生活及學習費用。

有一天,李衛東走進程玉菊家,看到程玉菊正在抹眼淚。一問,才知她與兒子吵了一架。李衛東問小蔡:“為什么跟媽媽吵架?”

“叔叔,我不想上學了。我是個病人,上學有用嗎?”小蔡含著淚說。

“當然有用,唯有知識才能使人充滿力量……”李衛東給小蔡上了整整一個下午的人生課。小蔡深受感動,主動撿回自己扔到窗外的書本,認真學習起來。今年,開始讀高三的小蔡病情穩定,身體狀況好轉。在最近的一次考試中,他的成績進入全年級30個班前100名。

舀港村八組村民蒯茂響也是李衛東結下的“窮親戚”。蒯茂響人生之路走得極不平坦,中年喪妻,一人帶大一雙兒女,不料又遭遇晚年喪子的打擊……看蒯茂響精神頹廢,李衛東與他“結親戚”,天天找他談心。蒯茂響漸漸提起了精氣神。2018年6月,李衛東幫他在村民小組租賃了60畝土地種植水稻與小麥,與他一起干農活。當年,蒯茂響就實現年收入6萬余元。

蒯茂響也脫貧了。一時間,這事成了舀港村的“熱點”。李衛東因勢利導,以“黨建+精準扶貧”動員村干部、黨員、村民參與村里的產業發展。至2019年年底,通過產業引領、項目帶動、精準幫扶,舀港村集體年度經營性收入達18.17萬元,建檔立卡貧困戶人均年收入突破6000元。

2019年,舀港村摘掉了“貧困村”的帽子。

舀港村的小學生走在村道上。吳江 攝

在舀港村村民眼里,李衛東是個“坐不住”的人。只要不外出,他總喜歡在村里到處走動,一邊走一邊主動與村民打招呼,問長問短。村民反映的問題,他總是用手機記下來,有時還拍成照片保存,提醒自己一個個銷號解決。

以前,舀港村中心路是一條泥濘不堪的土路。村民外出、運糧都很不方便。李衛東跑鎮里、跑縣里找修路資金。2018年10月,他終于申請到基礎設施“一事一議”政策資金55萬元。

資金下來,李衛東又發了愁:2公里長的水泥路投資需65萬元,還要自籌資金10萬元。李衛東一家一戶地排查,發現村民家庭收入都不高。要到哪兒去籌錢?經過一番苦思冥想,他突然想到舀港村黨總支與江蘇省人社廳醫保中心黨支部是結對共建單位,能不能請他們支持一下?他決定去試一試。第二天天剛亮,他就冒著寒風乘車從濱海趕到南京,向該中心反映了村民的困難。對方聽完情況介紹,答應得很爽快,10萬元扶貧資金很快批了下來。

一條路,沒花村民一分錢,修成了!

李衛東剛入駐舀港村時,村里沒有一個像樣的文化活動地點。在他的建議下,村里將原來規劃建設的停車場改建為村民廣場,并在村部與農貿市場之間建起了村民舞臺。他還因地制宜,主動協調,按照“一個文化廣場、一間文化活動室、一個村民大舞臺、一套文化音響設備、一套廣播設備、一個宣傳欄、一套健身器材”的標準,建成了舀港村村級綜合文化服務中心。

從籌集資金、規劃布局、購置材料、整治土地到檢查質量等,這些項目的每一個環節,李衛東事無巨細,全程參與。村民舞臺建起來了,舀港村有了文化宣傳陣地,村民的生活更加豐富。隨后,李衛東又為村里爭取15萬元資金,在村支干道安裝了210盞太陽能路燈。小村的夜,亮了起來。

有一天,蒯治君在村部與李衛東談完工作,走到門邊又突然回身,欲言又止。在李衛東的一再追問下,蒯治君把咽回去的話倒了出來。原來,10千伏西沙線和400伏供電線路交叉跨越新建的舀港村黨群綜合服務中心、農貿市場和村民廣場,十分凌亂,影響村容村貌。“衛東,這是村民反映的。你們供電公司幫我們村這么大忙,我們反而找你們的茬,說不過去,就當我說說而已。”蒯治君有些不好意思。李衛東聽后認真地想了想,笑著說:“我也發現了,線路交叉跨越,不僅影響美觀,還有安全隱患,這事我一定辦好。”幾天后,李衛東就協調濱海縣供電公司將這兩條線路遷移了。

脫了貧,還要“穩住富”。怎么穩?李衛東想到了電商平臺。

2019年10月17日,在李衛東的建議和努力下,國網江蘇電力—蘇寧易購扶貧共建店、中華特色館“濱海館”揭牌。“濱海館”以“電商平臺+實體店”的方式線上線下同時銷售當地農特產品,幫助濱海縣經濟薄弱村打通濱海大米、白首烏、野菜籽油等農特產品的銷售渠道。李衛東說:“要流通必須要有自己的品牌。品牌就像人的身份證一樣。”帶著這樣的理念,李衛東征得濱海縣主要領導同意,牽頭負責濱海區域公共品牌征集評選工作。最終,“襄盛濱海”的品牌名稱脫穎而出。如今,“襄盛濱海”已漸漸唱響長三角地區。通過電商平臺,經濟薄弱村集體和低收入農戶還在產品收購價的基礎上再享受3%的“二次分配”。目前,該店銷售農產品獲得的500多萬元,已返還經濟薄弱村集體和低收入農戶15萬元。

今年8月15日,我們跟著李衛東來到舀港村。走進村部,村會計操著計算器樂呵呵地算了一筆賬:光伏電站現已發電93.85萬千瓦時,電費收益79.75萬元,村集體和原先明確的低收入農戶各得7.5萬元。這個光伏發電站每個發電年度可收益130萬元到150萬元,8個省定經濟薄弱村集體經營性收入每年可平均增加13萬元,且持續20年!

蒯治君說:“衛東給舀港村的是一張用不完的‘電存折’。如果給衛東的扶貧‘答卷’評分,我們全村人一致打滿分!”蒯治君說這話時,李衛東有點不好意思。在陽光的照射下,他的臉紅撲撲的。(徐向林 吳江

標簽:濱海縣;村民;村干部
責編:李蕓倩
玩ag有赢的吗 东方财富网股票行情 信达赢配资 极速时时彩哪里开的 黑龙江11选5中奖规则 山西快乐十分近50期 pk10预测计划 福建22选5几点开奖 浙江舟山体彩飞鱼开奖 东营股票配资公司 广西快乐双彩走势图 百度 金盈有道配资 广东快乐10分开奖视频 中国平安股票行情新浪 体彩今日开奖直播 哪个平台有湖南幸运赛车 广东26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