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遍江南更留連】一城一詩長江行之無錫篇
2020-05-19 10:34:00  作者:顧亞欣  
1
聽新聞

踏遍江南南岸山,逢山未免更留連。

獨攜天上小團月,來試人間第二泉。

石路縈回九龍脊,水光翻動五湖天。

孫登無語空歸去,半嶺松聲萬壑傳。

北宋熙寧八年(1075年)春,大文豪蘇軾在明媚的春光中踏遍江南,登上無錫惠山之巔,嘗二泉水、龍團茶,文思泉涌,寫下了這首膾炙人口的《惠山謁錢道人,烹小龍團,登絕頂,望太湖》。惠山,或者說無錫,到底有什么樣的魅力,能使得“踏遍江南南岸山”的蘇軾流連難舍呢?

山泉合一 渾然天成

在詩中,蘇軾將惠山的獨特氣質予以充分描述。

油畫惠山古鎮

首先是情趣的高雅,即所謂“獨攜天上小團月,來試人間第二泉”。“小團月”乃指小龍團茶,為宋代著名茶學家蔡襄所造。此茶不但制作精良,且產量極少。第一年只產了10斤,主要進貢給皇帝享用。蘇軾一生仕途坎坷,除了撰寫詩文消解愁怨外,品評名茶也是他的精神寄托。蘇軾將小龍團茶帶到惠山,用山上“天下第二泉”的水烹煮。在他看來:茶乃世間罕有的“天上”之物。第二泉的泉水雖屬“人間”,卻配得上這絕世好茶。可見茶與泉都是世間罕有。只有將二者結合,才能相得益彰、雅趣橫生。而惠山“天下第二泉”的不凡品質也由此凸顯。

其次是壯麗的景色,即所謂“石路縈回九龍脊,水光翻動五湖天”。惠山如同一條長龍,東西延伸。沿著迂回曲折的石路行走在山間,如同走在長龍的背脊上。南望太湖,只見水天一色,好似太湖的波浪也攪動著其上的青天跟著翻動。而“孫登無語空歸去,半嶺松聲萬壑傳”。春風吹動松樹的聲音在群山萬壑間回響,令作者對三國時期著名隱士,孫權長子孫登高尚不俗的精神境界產生充分理解。

其三,則是山與泉的交融。惠山多泉,有“九龍十三泉”之譽,形成山泉合一、渾然天成的局面。其中,則以“天下第二泉”最負盛名。在歷史傳說中,“天下第二泉”與惠山的名字則幾乎是同時誕生。

相傳,惠山本名龍山,山上的泉水非常可口。唐朝時,當地知縣下令泉水今后只供皇帝享用,不許普通百姓取用。又勒令百姓手提肩扛,裝了滿滿30船泉水,貼上“一泉”標記,送往京城。長此以往,百姓們不堪其苦,于是當地一個名叫“惠老頭”的老者想出一條妙計,拒送泉水。皇帝大怒,決定將抗旨者滿門抄斬。圣旨一下,惠老頭不懼反笑:“此泉水乃是所謂‘泉中泉’,故此泉水乃是‘二泉’之水,本地人人皆知。而送水的標記上卻寫著‘一泉’,名不副實。小民們不敢欺騙皇上,故未將泉水送來”。

皇帝聽聞后,特地趕到當地,只見各處擺滿掛著“二泉名茶”招牌的茶攤,以為惠老頭所說的是真的,只得作罷。實際上,“二泉”的名字是惠老頭新起的,“二泉名茶”的招牌則是趕制出來的。但從此以后,“二泉”的名聲便逐漸傳開,并最終成了“天下第二泉”。而為了感謝惠老頭的聰明勇敢,大家便把龍山改名為惠山。

惠山古鎮

考諸事實,這一傳說并不符合歷史的真相。此泉開鑿于唐大歷十四年(779年)。茶圣陸羽評定天下泉水20種時,此泉名列第二,“天下第二泉”之名也由此而來。唐武宗時,宰相李德裕嗜飲二泉水,責令地方官派人通過“遞鋪”,把泉水送到三千里之遙的長安,供他煎茗。唐末詩人皮日休曾作詩譏諷:“丞相常思煮茗時,郡侯催發只嫌遲。吳關去國三千里,莫笑楊妃愛荔枝。”后宋徽宗將二泉列為貢品,月進百壇。“天下第二泉”成了古往今來為人所熟悉的無錫文化名片。

人文勝景 美不勝收

除了壯麗的自然景觀外,“天下第二泉”與惠山所帶來的人文勝景,也是美不勝收。

近代民間音樂家華彥鈞(阿炳)以二胡創作的傳世名曲《二泉映月》,借對“二泉映月”風景的描繪,抒發了作者的人生感懷。整個作品流暢婉轉、意境深遠,傷感蒼涼與昂揚慷慨之情并存,表現了對生活的沉思、熱愛與憧憬,具有強烈的藝術感染力。1978年,世界著名指揮家小澤征爾應邀訪華。在中央音樂學院,他聆聽了二胡獨奏的《二泉映月》,感動得熱淚盈眶。他說:“我沒有資格指揮這個作品”,“這種音樂只應該跪下來聽”。從此,《二泉映月》的旋律銘記在小澤征爾的心中,而“天下第二泉”也隨著《二泉映月》蜚聲海外。

惠山下,除了“天下第二泉”,還有全國聞名的惠山泥人。作為無錫最著名的特產,惠山泥人取惠山腳下水稻田地表一米以下的黑泥制成。這種黑泥質地細膩柔軟,色澤烏黑發亮,柔韌性好,可塑性強,干燥后硬度高、強度好、不開裂、不風化。正是在這種惠山黑泥的作用下,惠山泥人方能形成造型百變、構思奇巧、內涵豐富的特點,成為濃郁的江南地方文化的典型代表。尤其是傳統的“大阿福”造型,成為惠山泥人的經典形象。

民間傳說,惠山上曾有一種兇狠殘暴的妖獅,專以小孩為食。上天得知這一情況,專門派下兩個酷似小孩、名叫“沙孩兒”的神仙來降伏妖獅。“沙孩兒”法力無邊,很快降伏了妖獅。人們便用惠山之泥塑造出他們的形象,家家戶戶供奉,用來壓邪,取名叫“阿福”。大阿福造型豐滿穩重,盤膝而坐,臉型飽滿,眉清目秀,鼻直口方。男童頭戴金冠,女童梳著菱形發髻,雙臂下垂,懷抱青獅,文靜中蘊威武,端莊里寓憨厚,服色明麗,黃地紅花。

除了“大阿福”之外,惠山泥人的經典傳統造型還有 “武松打虎”“草船借箭”“哪吒鬧海”“八仙過海”“一團和氣”“福壽三星”“聚寶盆”等。它們或取材于傳統人物與故事,或寓意幸福吉祥。新中國成立以后,惠山泥人中又創作出“我愛北京天安門”“草原英雄小姐妹”“小運動員”“學雷鋒”等反映新時代風貌的作品。

寄暢園

而作為中國古典園林典范的江南園林也離不開惠山的滋養,其中的代表作便是依惠山山勢而建的寄暢園。

寄暢園位于惠山頭茅峰下,西枕惠山,南鄰惠山寺中軸甬道,東聯惠山古鎮。它與惠山及其周邊環境有機結合,依托自然的山水布局而成,形成南北長、東西狹的格局。園內以山、池為中心而造景,善為憑借,將自然形勢與景觀有機融合。此園為秦觀的17世孫秦金所建。秦金去世后,此園歸其侄秦瀚。秦瀚與其子秦梁,及秦梁之侄秦燿繼續修葺改造。尤其是秦燿,于1591年48歲時回到老家,專心打理此園。他累計建成“嘉樹堂”“清響齋”“丹邱小隱”等園景20個,每一景都自題五言詩一首。又根據王羲之《答許椽》一詩中“取歡仁智樂,寄暢山水陰”一句,正式將園命名為寄暢園。

寄暢園

明末清初,寄暢園因故一分為四,園中也日益荒蕪。直到清康熙年間,秦燿重孫秦德藻聘請當時的疊石大家張漣前來廣疊假山,又做成“七星橋”“美人石”等景觀,寄暢園也再度煥發生機。此后,康熙、乾隆皇帝在南巡時,均先后7次游覽寄暢園。乾隆皇帝還特地命人于北京仿寄暢園而建惠山園,即今頤和園中的諧趣園,為寄暢園及惠山又添一段佳話。1952年,秦氏后人將此園捐贈國家。此后,寄暢園又經歷數次大修,始終保持古樸的明清江南園林風格。

城市特質 歷久彌新

憑借著惠山與“天下第二泉”的滋養,無錫不僅擁有壯麗的自然景觀與人文勝景,城市的特質也因此而形成,即不斷追求卓越、發展創新。

惠山泥人經典造型的不斷涌現、寄暢園的多次修葺與提升都成為對這一特質的絕佳詮釋。而進入近代,這一特質更是日益彰顯,引領著無錫持續向前。

城中公園

在園林方面,在寄暢園等古典園林的基礎上,無錫又發展出了受外來文化影響,具有公共園林性質的近代園林。1906年,由地方人土俞仲還等集資,在城中玉皇殿后洞虛宮荒基的東、北兩面,堆砌土崗、種植樹木,并建一小亭,建成錫金公園,解放后更名為城中公園。當年,城中公園是無錫最早的近代園林,也是我國第一座真正意義上的城市公園。它不收門票,對公眾開放,被民眾稱為“公花園”。

無錫梅園

此后,榮宗敬、榮德生兄弟、楊藕芳、王禹卿等工商實業家,相繼興建梅園、錦園、橫云山莊、蠡園、漁莊、東大池等近代園林。這些園林多數向民眾開放,改變了中國古典園林“概不對外”的傳統,直接推動了時代的進步,到無錫游玩的人也因此日益增多。民國初年,《錫報》便報道稱“桃紅柳綠,鳥語花香,外埠本邑旅行者,幾無虛日,惠山浜游船甚眾”。甚至有不少人從上海、南京特地趕來,還吸引了一定數量的外國人。

也正是在這一城市特質的熏陶下,無錫迅速走出傳統經濟形態的束縛,成為我國近代民族工商業的發祥地。1860年第二次鴉片戰爭后,以“師夷長技以制夷”為宗旨的洋務運動興起,無錫人薛福成、徐壽、華蘅芳、徐建寅、楊宗濂、楊模等人成為運動的實踐者,主持倡導或參與創辦了我國最早的工業企業。

榮德生雕像

甲午戰爭以后,開辦工廠的限制進一步放寬,無錫的面粉、棉紡等產業也得到進一步發展。

辛亥革命前夕,無錫已有8家工廠,成了我國當時重要的工業城市。至1937年日本全面侵華戰爭前夕,無錫已有工廠315家,產業工人6.3萬人,年工業總產值7726萬元,進入全國六大工業城市之列。工人總數僅次于上海,工業總產值僅次于上海和廣州,被稱為“小上海”。而商業也隨之繁榮,形成了不同特色的商業街區和商業中心,糧食、布匹、日用百貨、五金、瓷器、油麻、南北貨、顏料、文具等行業均興旺發達。

1920年前后,無錫通運橋,右邊是新世界旅社大廈。

工商業的發展又進一步推動無錫的城市發展,形成良性互動。如上文提及的梅園便是由無錫近代工商業中的領軍人物榮德生組織修建。除此之外,他還捐資修繕妙光塔、開原寺、東林書院等古跡,又建橋數十座,并筑造了開原路、通惠路、申新路、德溪路等城內的主要干道。他還撰寫《無錫之將來》一文,提出利用太湖資源,將蘇、錫、常三地連成一片。在他的推動下,無錫迅速成為近代城市,榮德生也成為無錫城市特質的重要代表。

新中國成立后,尤其是改革開放后,無錫以真理標準問題大討論為起點持續推進思想解放、無錫成為全國15個經濟中心城市之一、鄉鎮企業異軍突起、縣域經濟發展持續位居全國前列、建設國家傳感網創新示范區、鮮明確立產業強市主導戰略、躋身萬億GDP城市實現歷史性跨越。在巍峨聳立的惠山和流淌千年的“天下第二泉”泉水前,“強富美高”新無錫將全面展現出令人自豪、讓人向往的美好景象,無錫必將使世人于此留連,繼續見證它的魅力與風采。

作者:顧亞欣

作者:顧亞欣,1985年生,江蘇揚州人,歷史學博士,揚州大學社會發展學院教師。主要從事中國檔案史、中共黨史、中國近代史、學生思潮及特性等方向研究,于各類刊物發表學術論文四十余篇。

(本文選編自《方志江蘇》微信公眾號

標簽:無錫;泉水;園林
責編:楊春源 王婉娟
玩ag有赢的吗 股票做长线还是短线 青海快三有没有平台有 股票融资门槛·杨方配资平台 广东十一选五实时开奖 北京快3开奖最快的网站 江西多乐彩任三 秒速快三每天计划 河北快三预测今天442 炒股知识 北京pk拾app 2019精准生肖特马诗句 福彩25选5开奖号码 陕西11选5在线计划网页版 江西多乐彩基本走试图 山东十一运选五 天津11选5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