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春讀史】元朝末年倆“吳王”
2020-08-24 14:15:00  來源:江南時報  作者:束有春  
1
聽新聞

在中國歷史上,稱“吳王”的可謂夥矣。

從春秋吳國的吳王壽夢開始,吳國就有壽夢、諸樊、余祭、余昧、僚、闔閭、夫差7位“吳王”。到了漢代以后,一些封建王朝在分封諸侯時,設立吳國,從而出現了許多“吳王”。如大家熟知的漢代吳王劉濞、曹魏政權時的吳王孫權、西晉時的吳王司馬晏等。據統計,中國歷史上曾經出現過65位“吳王”。

一般而言,“吳王”們都是因為封建皇室成員關系而被封為“吳王”的,但在元朝末年,卻有兩位起兵造反的領軍人物相繼自稱為“吳王”,他們就是張士誠、朱元璋倆。

一般人可能只知道張士誠曾經稱過吳王,但對朱元璋稱吳王一事并不太清楚。讀了《明史》后,我對這一問題也有了新知。

據《明史》卷一《太祖本紀(一)》記載,元至正十六年(1356年)秋天七月,諸將奉朱元璋為“吳國公”,置江南行中書省,從此,朱元璋一幫人有了正兒八經的政府官僚機構。九月份,朱元璋從應天府南京到鎮江去拜謁孔廟,他讓儒士告諭父老鄉親,希望大家安心農桑,不能放棄荒廢農業生產。不久就又回到應天府南京,要依托南京虎踞龍蟠氣勢,發展壯大自己實力。

朱元璋除了要與當時的元朝政府軍隊開戰,還要分別與起義軍中的陳友諒軍隊、張士誠軍隊作戰,爭奪地盤。又經過八年艱苦戰斗,一直到至正二十四年(1364年)春正月,在李善長等率群臣前后三次勸進下,朱元璋“乃即吳王位”,開始以“吳王”身份正式組閣建國,百官齊備,以李善長為右相國,徐達為左相國,常遇春、俞通海為平章政事。朱元璋對外發布詔諭說:“立國之初,當先正紀綱” 。要吸取元朝政權昏暗無能的教訓。同時立朱標為“世子”。此時的朱元璋仍然保持“緩稱王”的低調姿態,沒有宣稱自己是皇帝。

那么,張士誠又是在何時何背景下稱“吳王”的呢?

據《明史》卷一百二十三《張士誠列傳》記載,張士誠是泰州白駒場(今屬鹽城大豐)的鹽丁,元至正十三年(1353年)自稱“誠王”,僭號“大周”,建元“天祐”,都城定在高郵。應該說,張士誠的“出道”要比朱元璋早,基調比朱元璋高,他直接當上皇帝了。元至正十六年攻陷平江府(今蘇州)后,又接著兼并了湖州、松江及常州諸路,改平江府為“隆平府”,并將都城由高郵遷來蘇州。到了至正二十三年(1363年)九月,由于元朝朝廷沒有滿足他加官晉爵條件,接受朝廷招安的張士誠又同朝廷鬧翻、分道揚鑣了,“復自立為吳王”。如此看來,張士誠稱“吳王”要比朱元璋早了一年。

兩位“吳王”,都在元朝統治政權的舞臺上馳騁廝殺,攪得吳越大地天地翻覆,但最后還是朱元璋這位“吳王”笑到最后,取代了元朝,建立了大明政權。元至正二十六年(1366年)秋八月庚戌,朱元璋“改筑應天城,作新宮鐘山之陽”。南京城墻及皇城宮城正式營建。到了元至正二十七年(1367年)八月,圜丘、方丘、社稷壇相繼成;九月,太廟、新宮又相繼成。也就在這一年的九月,徐達攻克平江蘇州,活捉了張士誠,古吳大地全部歸入朱元璋囊中。

緊接著,朱元璋一鼓作氣,先后取得山東濟南大捷,中原及浙東等地相繼被攻克,元大都北京已經是勢孤援絕,不戰自克,元順帝嚇得從皇宮中逃跑。也就在元至正二十七年的十二月,李善長帥百官三上“勸進表”,希望朱元璋當皇帝。朱元璋在一番政治作秀后,同意當皇帝。第二年即洪武元年(1368年)春正月,朱元璋在南京南郊舉行祭祀天地儀式,取代元朝,建立新的封建王朝政權“明朝”。

張士誠這位出道較早的“吳王”為什么會最后敗在了朱元璋這位后起之“吳王”身上?中國自古就有“成者為王敗者為寇”之說,歷史又往往是成功者的歷史。根據《明史》,我認為,這兩位同時代的“吳王”至少有以下四方面不同。

一是起兵造反的緣起與動機不同

張士誠有兄弟三人,都以操舟運鹽為業,做小本買賣,雖是鹽丁,但也有鹽商特點。平素輕財好使,很得人心。只因為不愿意甘受富家子弟的陵侮而殺了人,滅了許多富家,縱火燒毀了富家的房屋,最后逃跑到別的鹽場,在那里招募少年,起兵造反。當時鹽丁們早已對繁重的體力勞動和微薄的生活待遇不滿,就推他為頭領,揭竿造反。他們一路上攻城奪寨,先后拿下了泰州、高郵、興化等地,最后在興化境內的德勝湖建立大本營,集結了一萬多造反的人。張士誠依據自己的姓名,稱自己為“誠王”,從此開始慢慢做大。

朱元璋作為出生安徽鳳陽農村的純粹農民,步入行伍,完全是出于饑寒交迫、走投無路。元至正四年(1344年),因為旱災、蝗災,安徽鳳陽一帶鬧饑荒瘟疫,朱元璋父母兄弟相繼死亡,但又無錢安葬,后來還是靠鄰里幫忙,好不容易才處理完親人的喪事,那一年,朱元璋17歲。在孤苦無依的情況下,朱元璋只得到皇覺寺當了和尚。到了至正十二年他25歲時,又因為逃避兵荒馬亂,他才投靠到當時已經起兵造反的郭子興麾下,從此開始了他疆場廝殺、建功立業、直至位登大寶的人生之道。

他們二人在“吳王”的起跑線上,一個因殺人而起,一個因饑餓而動,這對他們日后的人生“三觀”形成有影響是顯而易見的。

二是對關愛體恤百姓的重要性認識高度不同

元至正十四年(1354年),朱元璋與元朝丞相脫脫帶領的官軍在滁州展開較量,雖然獲得勝利,但為了避免朝廷軍隊再攻城,以減少百姓傷亡,朱元璋暗中讓人將繳獲的馬匹還給官軍,同時派父老鄉親們備置牛肉酒水去犒勞官軍,向官軍解釋守城護城是為了防止強盜侵害,希望不要殺戮良民。結果是官軍主動撤退,“城賴以完”,城池和百姓都得到了保護。元至正十六年(1356年)三月,朱元璋進攻集慶南京,大敗元兵,占領了今天的南京城,做到秋毫無犯。他對地方官吏及父老鄉親們說:“元政瀆擾,干戈蜂起,我來是為民除亂的,大家各自過正常生活。我一定對待賢士以禮相待,將舊政中不符合老百姓利益的一定剔除,官吏絕對不許貪暴殃民。”老百姓們聽了,個個大喜過望。朱元璋后來又告誡將士們:“克城以武,戡亂以仁”。當他聽說諸將領得到一座城而不妄殺時,就會喜不自勝。朱元璋認為:“為將能以不殺為武,豈唯國家之利,子孫實受其福。”

朱元璋的軍隊進駐南京后,除了安民告示,朱元璋還將元代的“集慶路”改為“應天府”。這里的“集慶路”之“路”不是指現在的“道路”之“路”,而是元代行政區劃名稱,相當于現在的地區級市,元代的“府”要比“路”級別低一級,但明代沒有“路”這一級,“府”就相當于元代的“路”,所以朱元璋這樣做,并沒有降低南京這座城的級別。

再說張士誠,外表看來似有器量,但實際上沒有遠圖大慮。在擁有吳地中部地區后,因承平日久,戶口殷盛,張士誠就逐漸過起了“奢縱”生活,怠于政事。那些骨干爪牙們也不以戰事為務,反而喜歡收藏金玉珍寶及古代法書名畫,日夜歌舞自娛;“偃騫”不服從命令,遇到戰事就稱自己有病,不愿意出征,對邀官爵、買田宅卻十分熱衷;就是到了前方打仗,將帥們也要帶上婢妾樂器以娛樂,甚至于還樗蒲蹴踘,賭博猜拳;打了敗仗、喪失地盤后,這些敗將又不被處理,還繼續重用。“上下嬉娛”,貪圖安逸,對百姓的生活關心很少顧及。這樣的一群人,要想干成大事是難以想象的。

三是對盟友之間的信義重視程度不同

元朝末年,在淮河以南至長江中下游及以南地區,各地起兵造反的隊伍經過廝殺合并后,形成了以張士誠、陳友諒、朱元璋為首的三股勢力,他們各霸一方,形成“新三國”局面。在這三者中,朱元璋的地盤開始是最小的,主要在安徽和南京、鎮江周邊地帶,但由于他的智慧韜略,先后滅掉了張、陳兩股勢力,直至挺進中原、直撲大都,取得最后奪取全國的勝利。在這個過程中,“信義”二字的份量在各自身上得到了不同程度體現。

至正二十年(1360年)五月,陳友諒弒其主徐壽輝,自稱皇帝,國號“漢”。陳友諒盡有江西、湖廣地盤。他與張士誠謀約,合攻應天府南京,端掉朱元璋的老巢。消息傳出,“應天大震”,軍情萬分火急。朱元璋冷靜分析認為,陳友諒居長江上游,舟楫軍隊力量是他的十倍,與他硬拼本來就很難。但他最擔心的是張士誠、陳友諒“二寇合”、聯手對付他。經過周密思考,他一方面派戰將胡大海去攻打信州,以控制陳友諒,一方面又派康茂才送封書信給陳友諒,騙他盡快來與朱元璋交戰。朱元璋要采取各個擊破戰術,絕不能讓張、陳二人聯手!

陳友諒仗著勢力強大,不把朱元璋放在眼里,果然中計,引兵而東,順流而下,也不等張士誠回應,就要單方面直接攻打應天府。

朱元璋在南京沿江一線排兵布陣,讓大將常遇春帶領人馬埋伏在石灰山(即今南京的幕府山),徐達帶兵布陣在南京城的南門外,楊璟帶兵駐扎在大勝港(今南京板橋鎮西北的入江處),張德勝等以舟師出龍江關(今南京下關地帶),等待陳友諒船隊到來后,給以痛擊。朱元璋則在盧龍山(今南京長江邊上的獅子山)上親自督戰。當陳友諒的船隊進入“龍灣”地段時,朱元璋會看天氣,覺得老天很快就要下雨,于是讓將士們趕快吃飯,吃飽了,乘著下雨的機會來與陳友諒的船隊展開決戰。

陳友諒“勞師以襲遠”,又沒有張士誠接應,犯了兵家之大忌。果然一頓飯功夫,天空下起了瓢潑大雨。朱元璋的將士們都吃了七層飽,勁頭十足,人人嗷嗷竟奮,立志要殺敵立功。暴雨剛停,一聲令下,朱元璋的軍隊就向陳友諒的軍隊發起水陸夾擊,結果大敗陳友諒軍隊。陳友諒乘一小舸逃跑,算保住了性命。陳友諒后來于至正二十三年(1363年)在與朱元璋進行的洪都(今南昌)之戰中,身中流矢,“貫睛及顱”而死。前后當了4年僭號皇帝。

再說當時陳友諒雖然派人去約張士誠共同夾擊朱元璋,張士誠只是口頭答應,實際上根本不行動,他“欲守境觀變”。當聽說朱元璋擊敗了陳友諒大軍后,張士誠也沒有膽子來與朱元璋較量了,“兵竟不出”。朱元璋的戰略意圖已經完全實現,在打敗了前來侵犯的陳友諒軍隊后,增添了百倍信心,也為他日后定都南京奠定了基礎。到了元至正二十一年(1361年)春二月,朱元璋置寶源局,三月,改樞密院為大都督府,國家政權的規模正逐步呈現。

當年張士誠占領蘇州時,朱元璋也攻下了集慶南京。朱元璋曾派人送書信給張士誠,以示修好。書信中有:“昔隗囂稱雄于天水,今足下亦擅號于姑蘇,事勢相等,吾深為足下喜。睦鄰守境,古人所貴,竊甚慕焉。自今信使往來,毋惑讒言,以生邊釁。”隗囂是王莽“新”朝末年的地方割據軍閥。張士誠得到朱元璋的書信后,不僅不注重睦鄰友好,反而把朱元璋的信使楊憲給扣留下,又不給朱元璋回信。與此同時,又派舟師去攻打鎮江,結果被徐達在龍潭地界打敗。當時常州地盤在張士誠手中,朱元璋派徐達、湯和攻打常州,張士誠派兵來支援,結果大敗,這時才派人送來書信向朱元璋求和,并請歲輸粟二十萬石,黃金五百兩,白金三百觔。朱元璋回信,責備他不講信義,希望他盡快放回信使楊憲,同時要求他每年向朱元璋的南京進貢糧食五十萬石。張士誠接到朱元璋的信后,又不回信,又不放人。雙方就這樣,結怨愈來愈深,直至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四是對朝廷收買招安的抉擇取向不同

朱元璋的“明軍”勢力日益強大,對元朝政權已經構成嚴重威脅。元至正二十二年(1362年)冬十二月,元朝政府派遣尚書張昶前來,準備授朱元璋為“平章政事”官職,希望他歸順朝廷,成為朝廷命官。但朱元璋拒絕接受,要與元朝腐朽政權誓不兩立。

與朱元璋不同的是,張士誠曾接受過朝廷的招安。

元至正十七年(1357年),原先屬于張士誠的長興、常州、江陰等地均被朱元璋奪走了,加之徐達又帶兵奪取了宜興、常熟,形成對張士誠所在的蘇州地區緊緊包圍之勢,形勢對張士誠萬分不利。在這種情況下,張士誠聽取了在一線帶兵打仗、后來被朱元璋軍隊俘虜而自殺了的弟弟張士德的建議,決定向元朝政府投降,接受朝廷招安。

當時的元朝政府在江浙的右丞相名叫達識帖睦邇,他向朝廷匯報了這一情況,元順帝為求得一方平安,就授予張士誠太尉官職,其他將吏也各有等級差別任命。張士誠去掉了“大周”政權偽號,后來又用計占領了杭州。

元順帝派遣使者向南方征糧,同時賞賜張士誠以“龍衣御酒”,恩寵有加。

張士誠每年通過海路向元大都輸送十一萬石糧食。他自以為對朝廷有功,希望元順帝下令,讓人們來歌頌他的功德,并希望能夠享受王爵待遇。他的這個要求沒有得到朝廷批準,所以開始對朝廷不滿。

轉眼五六年過去了,到了至正二十三年(1363年)九月,張士誠復自立為“吳王”。尊其母曹氏為王太妃,置官屬,別治府第于城中。并任命弟弟張士信為浙江行省左丞相,把原來那位為他在朝廷說話的達識帖睦邇幽禁在嘉興,從此不再向元朝朝廷進貢糧食了。

此時的張士誠勢力范圍已經很大了,南抵紹興,北踰徐州,到達山東濟寧之金溝,西距汝、穎、濠、泗,東薄大海,廣袤二千里,帶甲數十萬。加之張士誠平素又喜歡招延賓客人才,結交各路賢達,所以許多能人志士爭相前往投靠張士誠。

至正二十六年(1366年)十一月,朱元璋的“明軍”開始攻打蘇州,采用四周構筑長堤來圍困姑蘇城的辦法,要消耗張士誠的實力。張士誠距守數月,朱元璋派人給他送信,勸他投降,希望他“畏天順民”、“全身保族”,做漢代的竇融、宋代的錢俶,不要“自取夷滅,為天下笑”。張士誠堅守孤城,抗擊到底,絕不投降。至正二十七年(1367年)九月,蘇州城還是被朱元璋的軍隊攻破了。張士誠開始還組織余眾殘兵進行抵抗,后來倉皇回到府中,關閉門戶,準備上吊自殺,所幸被部將趙世雄解救了下來。張士誠從此結束了他的“吳王”生涯。

張士誠被俘后,通過船只押到金陵,他不吃不喝,最后還是在南京“自縊死”,年僅47歲。他的妻子在蘇州城被攻破后,與群妾登上齊云樓,集體自焚而死。

在消滅了張士誠后的第二年即1368年,“吳王”朱元璋正式華麗轉身,登上金鑾殿,當上了明朝開國皇帝,中國歷史從此進入朱明王朝時代。

元朝末年倆“吳王”,在古吳大地上爭雄稱霸,但一山容不得二虎,后起之朱姓“吳王”終于滅掉了先起之張姓“吳王”。令人感到費解的是:朱元璋在知道張士誠已經稱“吳王”的情況下還把自己稱為“吳王”,這是為什么?朱元璋這種做法,絕不是在抄襲張士誠,也絕不是為了混淆視聽,而是體現了他要代表真正的吳文化精神、成為真正合格的“吳王”的信心和氣魄。

正是“吳王”朱元璋以南京為都城,建立明王朝,使南京這座城市自唐代許嵩“六朝”“六代”之說后,再次成為京師功能齊全、華夏一統正朔的封建王朝都城所在,使南京從此進入“七朝古都”行列!而以南京為基地誕生的“金陵文化”,正是在古老的吳文化大地上發育成長起來的,她與“古吳文化”一脈相承、永續不斷。

束有春

2020年8月24日于金陵四合齋

標簽:朱元璋;張士;陳友諒
責編:李蕓倩
玩ag有赢的吗 江苏十一选五软件 股票的入门知识 22选5今天晚上开奖结果 河南福彩快3开奖直播 正常期货配资手续费标准 甘肃快3走势图今天 百度 3月15日股票推荐 一定牛彩票网山东群英会 贵州茅台股票下跌原因 重庆快乐10分官网 股票下跌放量 河南河南快三开奖结果 北京pk10定位计划软件 江西十一选五历史开奖bug 中国重工股票分析报告 江苏快3三同号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