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一線見聞 | 減稅降費,為農貿市場添“稅務之薪”
2020-08-28 10:09:00  
1
聽新聞

小微企業和個體工商戶是解決就業人員的主力軍。一直以來,小微企業和個體工商戶因為規模小、抗風險能力弱,面臨著很大的生存與發展壓力,受今年突如其來的疫情影響更是不堪重擊。為幫助其解決生產資金難題,國家密集出臺政策紓困,其中轉移支付政策中突出支持減稅降費無疑是保就業、保基本民生、保市場主體的一項重要路徑。

菜場是一座城市的必需之地,這里藏著最真實的生活溫度。因為規模不大,菜場也是特殊的“小微企業”,同時又關聯著無數個體工商戶,直接聯系起居民“菜籃子”。8月25日至26日,記者來到南京科巷菜市場,調研企業疫情期間面臨的困境、期待,以及減稅降費政策落地情況。

國家稅務總局南京市秦淮區稅務局稅務人員在科巷菜場調研。胡琪/攝

“挺過今年才敢談發展”

今年過得不容易,對于科巷菜場210家商戶而言,這是普遍感受。

“正常年份,刨去家庭開支、小孩上學費用和我們夫妻兩人的養老保險,還能凈掙個七八萬元,日子很有奔頭。”熟食店店主孫慧告訴記者,受疫情影響,今年直到4月15日才重新開始營業,目前仍處于止損階段。

1999年,孫慧一家搬到科巷菜場做起小店生意。春夏賣點涼皮,到了秋冬季節,門頭牌子一換,小店就成了糖炒栗子專賣鋪。“去年生意好的時候,還雇了兩個人幫忙,每月人工支出就得近7000元。”正聊著,孫慧的熟食店迎來了一輪下班小高峰。“像這樣的‘忙’現在一天也沒幾次,跟去年沒法比,只想著把今年撐過去,后面才敢談發展。”

商戶和菜場的關系就像魚和水,互相依存,離了誰都不行。商戶日子不好過,菜場同樣倍感艱難。

始建于上世紀20年代初,科巷菜市場至今已有近百年歷史,曾躋身于全國城市十大菜場,現隸屬于南京市白下區副食品有限公司。記者同時了解到,科巷菜場主要收入是來自于攤位的租金,結構較為單一、抗風險能力弱。

“農貿市場是菜籃子的一個終端,其功能性不可替代。作為南京市菜籃子協會會員單位,科巷菜場對于穩定菜價、保障民生作用明顯。”白下區副食品有限公司副經理陸柏青透露,菜場經營戶今年上半年與去年同期相比,銷售數據下降約40%,為了彌補疫情期間損失已給場外包間的16戶商鋪補貼約55萬元。

“疫情期間大家都很難,以租金為例,商戶向我們交攤位費,我們也需要向出租方白下房產經營有限公司交納租金。”陸柏青坦言,“我們現在能做的是保證不漲租,同時給場外商戶全免6月、減半7月和8月的租金。”

“稅費減免真是‘雪中送炭’”

“在菜場倍感經營壓力的時候,南京市秦淮區稅務局工作人員主動聯系到我們,將國家最新出臺的小微企業和個體工商戶適用的稅費優惠政策整理成清單,逐條講解,真是太細心太暖心了!”科巷菜市場財務會計方敏激動地說,預計全年下來僅企業所得稅一項就能減免15萬元。

穩就業是最大的民生,疫情期間穩就業是一項迫切任務。原因在于:市場調節作用下,一旦用工成本增加,企業將不得不采取裁員等必要措施降低成本。對科巷菜場56名員工而言,階段性社保費減免向穩企穩崗發力讓他們懸著的心終于踏實下來。方敏說:“本來我們每個月需要負擔4萬多元的社保費用,現在已經減免約17.7萬元,預計全年累計可減免29萬元。這很大程度上減輕了我們的用工成本。”

記者走訪中發現,隨著國家一系列稅費優惠政策的落地落細,科巷菜場及周邊區域商戶稅費壓力大大減輕。“現在基本不用繳稅。”交流中,孫慧直言已經快忘了還有繳稅這回事兒。

“個體工商戶主要繳增值稅、個人所得稅及相應的附加稅。”國家稅務總局南京市秦淮區稅務局個體所所長胡文勇告訴記者,根據最新政策,個體工商戶經營者月收入10萬元以下可免征增值稅,生產經營所得的個人所得稅暫緩至明年首個申報期繳納。

保障就業和民生,必須穩住上億市場主體,盡力幫助企業特別是中小微企業、個體工商戶渡過難關。今年以來,更大規模減稅降費行動持續發力。6月9日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提出,今年新增的財政赤字和抗疫特別國債共2萬億元資金將通過特殊轉移支付機制直達市縣基層,直接惠企利民。

“減稅降費最重要的意義是留得青山,贏得未來。”南京財經大學教授、現代服務業智庫首席專家張為付認為,轉移支付政策中突出支持減稅降費,能有效減輕企業資金壓力,提振企業發展信心。同時提升企業的抗風險能力,為應對疫情背景下的市場沖擊提供保障。

“疫情倒逼菜場必須轉型”

下班時間本是買菜高峰期,但現在走在幾百米長的科巷卻略顯“冷清”:科巷菜場主體已“披”上了施工防護網。周邊居民告訴記者,從7月份開始,科巷菜場啟動了近年來最大的一次改造升級。

在菜場西門,記者看到了“科巷新生活街區提升改造項目”施工現場平面圖和改造后效果圖。施工現場平面圖顯示,改造后的菜場將分為兩層,原來的菜場區域搬到二樓,一樓則是時尚生活街區。

疫情重壓之下,科巷菜場是否真有必要擴容升級?

陸柏青解釋說,科巷菜場目前壓力來自于多方面:周邊同類型小商鋪多,無序競爭惡性循環難以破解;受到線上零售業沖擊,客源流失嚴重;疫情期間仍需向房產經營公司支付租金;服務管理成本、食品安全檢測、垃圾處理費用居高不下等。

“既是在稅費優惠政策的支持鼓勵下,也是疫情帶來的市場倒逼,從傳統農貿市場向新型社商綜合體轉型是科巷菜場的必經之路。”陸柏青堅定地說,目前上海、杭州、蘇州等地都在進行探索,他們也不能落下。

6月底,科巷菜場經營團隊專程前往“杭州首家獲得認定的智慧農貿市場”——杭州駱家莊智慧農貿市場考察。交流學習回來后,科巷菜場隨即正式“閉關修煉”。

“打造智慧菜場,原來我們也有過嘗試但是失敗了,主要原因是沒有經驗步子邁得太大,后方智慧管理沒跟上。在充分調研基礎上穩步推進,再次嘗試很有信心。”當然,陸柏青也有擔憂,畢竟創收方式單一,怕收益與投入不成正比。“希望政策上能獲得一些支持,如租金適當減免、有更大力度的減稅降費措施出臺等。”

當記者問及商戶,改造完成后還愿不愿意再回科巷菜場?他們說:希望能有一個好位置。

交匯點記者 王建朋實習生 袁新宇

標簽:菜場;疫情;科巷菜場
責編:李蕓倩
玩ag有赢的吗 新手炒股 微配资 南粤好彩1规律 双色球排列7 国际股票指数期货 河北十一选五机选投注 白姐精准资料 海南4 1怎么玩 分分时时彩 下载股票行情软件 江苏11选5任三玩法推荐 北京赛车开奖网站 七星彩走势图带连线 大发快三app 一分赛车怎么玩能稳赚 11选5任8每天赚300计划